烏托邦

來源:人氣:0更新:2021-02-01 17:09:17

最近看了些與烏托邦有關電影和書,并不是出于詳細的計劃,但是很巧合的都是關于烏托邦這個主題,玫瑰島的自由玫瑰共和國,1984的反烏托邦,再到剛看完的wildwildcountry。忍不住想寫點東西,關于自己的各種難以解釋清楚又碎片化的想法。

最初對烏托邦這個詞有一些記憶,是高中的時候看過的新概念作文書,里面有一篇獲獎作文,名字叫反轉的烏托邦。當時還很喜歡那種用非常華麗的新奇的詞藻,描述著一些看似虛幻的不切實際的東西或者想象,喜歡那種充滿隱喻的文字。雖然把這篇文章的名字記到現在,但內容其實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大致也是用類似的一些新奇的描寫語言來描述一個很虛幻的情境。

看1984的時候,開始質疑共產是否真的可以實現,因為人本身的復雜性以及社會本身的復雜性,使得未來有著難以計數的可能性,而可能性并不總是趨好的。看完這本反烏托邦的代表作,不禁開始質疑和猜測,是否我們目前所追求的或者所期許的實則是一種空想。

自由玫瑰共和國還有拉杰尼希教徒所建立的社區,這兩者的存在好似證明了烏托邦被實現的可能性,在那里一切都是與世俗不一樣的,是完全自由的,是不同于現實社會的,不存在各種條條框框,不存在各種法律條文來規定人應該做什么,不應該做什么。

在某種程度上,我可以理解人們對完全的自由的追求,甚至說我非常能理解一些高學歷人士成為桑雅生,加入所謂的邪教。因為獲得更多的知識以及由此引發的思考突破了世俗灌輸的條條框框,而想要追求一種不同于愚昧無知的大眾的生活。這或許就是他們所說的頓悟。就像是1984里要通過暗中進行的放肆的性生活來反抗老大哥的茱莉亞,不自覺的想要把烏托邦與反叛聯系在一起。

將大眾稱為愚昧無知應該也是一種相當過分的冒犯吧,但不知道為什么想到了1984里的無知就是力量,我倒是覺得在現在的社會里一定程度上的無知或者裝糊涂也是一種幸福。因為當了解到一些東西或者開始思考一些東西,就會發現自己的無知,而一旦認識到無知就試圖有知,但世界存在的神秘性就在于無知是絕對的而有知是相對的。想到自己曾經說試圖了解世間所有事真的是一種自大和狂妄。

并且思考之后,人可能就會不愿意接受大眾認定的正確的事,開始與常規相背離,而這種背離往往是少數派,所以就可能不被大多數人所理解和接受。就像拉杰尼希教徒初到安特洛普小鎮的時候,他們放肆又無節制的性愛方式,異于常人的穿著,對于信奉節欲的小鎮居民來說無異于一種沖擊,一群完全陌生的群體做著不符合他們的習俗的事情,意味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拉杰尼希教徒所尋求的或許只是一方安全的樂土,初始他們無意于掠奪,但放肆的教義讓他們的生活方式變成了對小鎮居民的打擾,為之后的沖突埋下了伏筆。這樣說來,桑雅生社區最后的滅亡也不過是咎由自取,更何況下毒、竊聽、詐騙,何止是丑聞二字可以涵蓋的。

最令我驚異的是席拉在接受采訪被問到是否后悔曾經對公眾使用病毒,她以自己慣常的非常認真且具有攻擊性的神情說出,世界上每時每刻都有人生病。這個女人,實話實說,拋開她所做的一切非法且令人不齒的惡劣行徑,我是佩服她的。她的邏輯體系雖然完全反世俗但完全自洽,她接受自己的一切所作所為,不為之辯駁,做下的任何事情都不會后悔也不會給自己施加心理壓力,她狂熱的忠誠于薄伽梵并且即使被指控也仍然深愛薄伽梵。個人覺得是她的強大心理支撐她到耄耋之年,而非對薄伽梵的信仰。

最令我迷惑且好笑的部分在于,即使在拉杰尼希教徒內部也明顯的出現了社區以外的現實世界中常見的等級分化、權力主體以及兩派人士的互相指控與背叛。不得不說,人類的劣根性或者說本性或許才是烏托邦不可能存在的根本原因。席拉認為自己所作所為是正確的,是忠于薄伽梵的;而她在看到薄伽梵與哈夏更親近并且感覺薄伽梵開始走下坡路以后選擇了離開;而薄伽梵在失去了因席拉所帶來的財富以及安寧之后立刻對席拉的倒戈相攻,都不禁令人感慨,終究都是人類啊,利己主義者罷了。

社區的毀滅,媒體也始終在推波助瀾吧。將桑雅生社區定義為邪教,渲染出的一種恐怖的氛圍,推動著公眾情緒的發酵。不得不說,有時候有些媒體就是攪屎棍,或者干脆的就是煽風點火者,頗有一點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意思。當我看這部紀錄片的時候,個人認為事情發酵的某些原因也在于信息無法有效溝通和虛假信息吧。

異狂國度不像是玫瑰島不可思議的歷史,對政府有一種批判,而是真實再現了整個事情的經過,反而可以看到政府在這種事情上所表現出的高度的統一性,即對不可知事件的恐懼。

內因與外因決定了,烏托邦在現在社會來說,必定會帶來失敗,而未來到底如何呢?應該只有我們的后代才能真正了解了,或者有生之年真的出現時光機,或者某個身邊的人實則來自若干萬年后哈哈哈哈(腦洞大開)。

看劇的時候還想到了之前聽過的在國內鄉村實驗的碧山社區。自由玫瑰共和國、桑雅生社區還有碧山社區的存在或許也說明了,人們對烏托邦的追求也是一個永恒的話題和可能性吧。

Copyright c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