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詩人的選擇,詩意仍存

來源:人氣:0更新:2020-10-12 04:22:44

突破詩人的選擇,詩意仍存

看完《愛在黎明破曉前》不由得想寫下這篇觀后感來紀念難以平復的內心。一對在火車上遇到的青年,郎才女貌,相談甚歡,真就如王小波所說那般:“你和我說話就像和自己說話一樣”。就像人們常幻想的那般,女孩選擇在維也納下車與男孩開始了一場美麗的夢中際遇。

女孩是一個骨子里的冒險家,強大的同時仍感情細膩,渴望愛與被愛。男孩富于幻想,浪漫十足。兩人新鮮又興趣相投,在維也納度過了感性十足、理性殆盡的一夜。兩人在游樂園、一起看了手相、聽了游吟詩人現寫的的詩等等,兩人在一夜之間幾乎把情侶們熱戀期間會做的事都做了一遍。在那個夜晚,他們逐漸卸下心防敞開心扉,他們在心意相合時只屬于彼此,沒有外界的紛擾。順便一提,兩人均是在失戀后沒多久遇見彼此,還是要感嘆于愛情時間性的奇妙。就像電影《羅馬的房間》里,在一夜與陌生人感情迅速升華,相比于《房間》的情色藝術,《愛在》選擇了更為含蓄的情感共鳴路線,因而當他們談及“getlaid”時,你只覺得無可厚非甚至是順理成章的。

電影的前三分之二實在太過美好,甚至一度讓我以為導演想欲抑先揚,來個“死生不復相見”的be,畢竟悲劇才會深刻。以為會和《燃燒女子的肖像》那般解釋俄爾蒲斯冥府尋妻是做了詩人的選擇,讓愛人留在記憶里,制造悲劇性的詩意,但本片導演選擇了更容易讓觀者接受的方式——回歸平凡。并不是悲劇才有詩意,平凡也可創造詩意。導演并未將二人塑造成為藝術家式浪漫開始,干脆結束的形象,而是以最為浪漫的邂逅開始以最符合常理且最符合普通人想法的結局結束。兩人在離別的列車前,感性超越理性,從5年縮至半年約定下次見面,兩人急促地詢問下次見面的細節,并非客套,而是發自內心的期待,而這一結局,讓結尾兩人一起停留過的地點的鏡頭,伴隨著一絲失落感的同時更多的是對于下次見面的期待。這樣的結局比起be是我更喜歡的,不是每個人都像《月亮與六便士》中的斯特里克蘭,會不顧一切追逐月亮,當一切歸為平淡普通,把握手中的六便士,其實也不失為一種把平凡生活過出詩意的方法。

就像一個人結束了一個夢幻綺麗的夢后,全情投入回自己的生活,“高開低走”,其實更為貼近生活,且又不失藝術感。

©本文版權歸作者 Maverick

Copyright c 2018